首頁 > 悅讀 > 正文

敖漢看綠

身未至心向往之

2017年春天,我寫了一首題為《五月,到敖漢旗看杏花》的詩歌:

在五月的敖漢

一粒小米就是一朵杏花

一朵杏花就是媽媽的一撮白發

春天來的時候

一夜之間

杏花就爬滿了媽媽的額頭……

其實,寫這首詩的時候,我并沒有去過內蒙古的敖漢。對于敖漢有限的了解,基本都是來自書本上的資料和一位詩友的介紹。這位筆名叫藍冰的詩友是大連一所大學的教授,為人豪爽,雖是漢族人,但身上有一種蒙古族人的豪放之氣,每次小酌,喝到盡興時,他都要唱一兩首蒙古族歌曲,間或發出呼麥的唱法,令人稱奇。敖漢旗蒙漢兩族雜居,風俗習慣互相影響,形成敖漢人的獨特魅力。我深深地被這一片神奇的土地吸引,想著有機會一定到敖漢去看一看,走一走。

人世間有些事情真是奇妙,當你對某個地方一直心存執念,總有那么一天,或早或晚,你會如愿以償。今年,首屆全球環境500佳“啟功杯”征文大賽在敖漢舉行,主辦方邀請我去做評委。幾乎不假思索地,我欣然應允。

敖漢還沒有通高鐵,我只能從大連乘坐高鐵到朝陽,再讓朝陽的朋友開車送我到敖漢。我們并沒有走高速公路,朝陽朋友告訴我,敖漢的鄉間公路修得非常好,完全可以與高速公路相媲美。走出朝陽地界,進入敖漢境內,眼前的鄉間公路果然不同:路面平坦寬闊,油黑锃亮,各種標志線嶄新清晰,路邊還不時設有高速公路才有的綠色護欄。往車窗外望去,滿眼的金綠色:玉米、谷子……朝陽朋友說,今年遼西雨水好,莊稼長勢格外喜人。

那天恰好是個陰天,但一路上并沒有下雨的意思。但在離敖漢旗政府所在地新惠鎮尚有20公里的地方,突降瓢潑大雨,天一下子暗下來。汽車的雨刷怎么刷,前方還是霧蒙蒙一片,天地一片混沌,我的心情登時由興奮轉為郁悶。

沒過多久,大約開出10公里之后,雨停了,烏云分散開來,陽光從云彩的縫隙里射出來,照在被雨水洗過的綠野上,心情豁然開朗。到了新惠鎮,街道、樓房都被清洗了一遍,像是專門為了迎接遠方客人似的,這樣想著,不由得心生歡喜——好客的敖漢,我來了。

下車的第一感覺是敖漢真涼爽??!當時我以為是剛下過雨的緣故,往后的幾天逐漸認識到,敖漢氣候清爽宜人,晚上是需要蓋一層薄被的。在大連,出門走不了多遠就是一身汗,而在8月的敖漢,衣服全天都是干干爽爽的。

敖漢,你果然沒有辜負我對你的期待。

沙漠變綠洲

如果一個不了解敖漢歷史的人來到這兒,斷不會認為這里曾是一片沙漠。幾天下來,我們在綠樹中穿梭,吮吸高密度的負氧離子,傾聽敖漢人訴說遠古的歷史,經歷了一場心靈洗禮。

拿位于貝子府鎮境內的六道嶺來說。這個流域總面積接近15平方公里,治理前每平方公里年侵蝕模數1.2萬噸,水土流失面積高達97%。97%,意味著全部“淪陷”。據說,經過長年的風侵水割,這里到處都是裸露的山石,全鎮沒有一塊完整的土地,溝壑遍布,生產和生活條件極度惡劣,人們根本無法進行正常的糧食種植。早在上世紀60至70年代,六道嶺人就開始植樹種草,但個人和小眾的力量畢竟是有限的。1993年開始,敖漢開始統一規劃治理,一場延續多年的大會戰開始了。那個場面我沒有親歷,但3500人在山嶺上揮舞著鍬鎬的場面一定非常震撼。幾十臺推土機不分晝夜地工作,千余輛畜力車緊隨其后,浩浩蕩蕩,戰天斗地,只為讓貧瘠的土地長出莊稼和糧食,只為讓自己的生存空間有一抹亮眼的蔥綠。

“青山有情常懷綠,杏花報恩舞繽紛?!贝蟮貨]有辜負敖漢人,他們的汗水讓六道嶺變成了綠洲,讓敖漢變成了“全球環境500佳”。山杏林5500畝,油松林3500畝,還有大量沙棘、大扁杏、蘋果樹等,現在小流域的林草覆被率達76.6%,高標準水平梯田3500畝。當我們站在一處觀景臺,滿眼的綠色梯田,在藍天的輝映下,像一道道綠色的巨大波紋,一漾一漾,朝我們奔涌而來——

這綠,是有鹽分的,是敖漢人無私的汗水凝結的;

這綠,是有勁道的,是敖漢人不屈的意志鑄就的;

這綠,那么惹眼,那么純粹,那么鐵骨錚錚,那么回味悠長……

當年,全旗8300平方公里土地,荒漠化面積達6300公里?,F在,到處都是防護林,到處都是生機勃勃的梯田,林帶縱橫,大地織錦,草海無垠。這是怎樣一種氣魄,它多么像呼麥發出的聲音,神秘、渾厚、悠遠。

世界小米發源地

說起悠遠,我驀然想起敖漢厚重的史前文化。在敖漢境內,現已發現小河西、興隆洼、趙寶溝、紅山、小河沿、夏家店下層、夏家店上層等7種追溯到1萬年前、未出現斷層的史前文化,尤以紅山文化最為世人知曉。這里的紅山文化與遼寧朝陽的紅山文化一脈相承。據介紹,兩地正在聯手申遺。而興隆洼遺址的發現和發掘,將中國北方新石器時代的歷史一下子向前推進了3000年,這無疑是令人震撼的。在距今8000年的“華夏第一村”,我看到了比中歐地區早2700年的粟和黍的碳化標本,難怪敖漢被稱作“世界小米的發源地”……

“敖漢”是蒙古語,漢語為“老大”“大王”的意思。在我看來,這里既有遠古“中華祖神”在此安身的緣故,更有當代“敖漢精神”的霸氣在線。

“敖漢精神”的核心就是“不干不行,干就干好”,多么氣魄,令人蕩氣回腸。

而這些精神的形成,是一代代干部群眾扎根土地、深入民間的結果。他們每個人心中都有一片永不改變的綠色,那是一種必勝的信念。他們篤定每一片貧瘠的土地都會變成桑田,他們篤定每一片經過汗水澆灌的地方,都會開出璀璨的沙漠之花。(李 皓)

[責任編輯:何娟]

版權聲明

一、凡注明來源為"正北方網"、"北方新報"、"內蒙古日報社"、"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原創"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否則以侵權論,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二、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正北方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三、轉載聲明: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系,以便發放稿費。

正北方網聯系方式:電話:0471-6651113 | E-mail:northnews@126.com

今日內蒙古
365bet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