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民生 > 正文

8年出走12次 母亲“绕地球一圈”寻找患病女儿

刘三仁展示女儿的照片                                                    

刘三仁积攒下的部分车票 

11月26日,急切寻找女儿的母亲刘三仁给《北方新报》热线打来电话,希望通过媒体的力量找到已经离家8个多月的女儿。3月21日,她患有精神病的女儿小敏(化名)离家出走,至今未归。刘三仁曾多次往返呼和浩特火车站、机场,张贴、发放寻人启事。11月12日,一个来自厦门警方的电话让她重新燃起了希望。然而,面对2360公里的路程,刘三仁已经再无精力和经济能力去接女儿回家了……

因感情问题精神异常

和林格尔县广厦华庭小区,是当地的经济适用房,刘三仁家就住在这个小区。

11月26日上午,得知记者要来,刘三仁楼上楼下跑了好几趟,她面色憔悴地站在寒风中,左顾右盼望着进入小区坑洼不平的道路。10时40分许,记者跟在刘三仁的身后,拧开吱呀作响的单元门,顺着步梯爬两层,东户便是她家。家里收拾得很干净,因为丈夫每天在附近的加油站下夜,女儿和儿子常年不在家,家里时常只有她一人,显得冷冷清清。

“我们老家在和林县舍必崖乡台基村,但女儿从小就在呼和浩特市区长大,小学就读于玉泉区石头巷小学,她小的时候很乖的……”刘三仁说着说着,数度哽咽。在呼和浩特市生活的十多年,是刘三仁一家的高兴时光。那时候,刘三仁和丈夫高文兵在洪兴建材城做小买卖,日子过得还算不错。1988年,女儿出生了,为一家人带来了无限欢乐。日子一天天过去,小敏一天天长大,很懂事,学习成绩也一直很好,上小学的时候一直是班里前20名。小敏10岁的时候,弟弟出生了。家里多了一口人吃饭,加上这一时期生意不太好做,在她读完初中后,一家人搬回了县城,并用在呼和浩特打工攒下的全部积蓄,买了这套经济适用房。

所有的改变是从2011年开始的。彼时,小敏有一个大学期间谈的男朋友,毕业以后参加工作不久,两人因性格不合分手了。那段时间她变得非常敏感,精神状况出现了问题。“有时候情绪很低落,有时候又显得很亢奋,总想往外走,但不打人不骂人。”刘三仁说,后经内蒙古自治区第三医院诊治,小敏被诊断为双向情感障碍伴精神病性躁狂发作。

第12次不辞而别

2012年的冬天,小敏没有任何征兆地离家出走了,这是她第一次脱离父母的掌控。一家人找遍了县城和呼和浩特常去的地方,都没有发现她的踪影。

两天后,刘三仁接到了小敏以前同事海燕的电话,称在包头市火车站看见小敏跟随一个直销团队登上了去往南京的列车,准备在南京、杭州、上海开订货会。得知情况的刘三仁立即到包头市火车站派出所报了警,警方又通过与南京、杭州、上海的铁路警方联系,最终确定了小敏到达上海的时间。于是,在小敏刚刚抵达上海的时候,被上海铁路公安处上海站派出所民警留置。确定女儿的安全后,心急如焚的刘三仁和丈夫立刻买了两张机票飞往上海,将女儿带回了家。

刘三仁回忆,自此以后,她一边打工一边带着女儿治病,几年间在内蒙古自治区第三医院治疗过多次,又辗转到山西省朔州市中医精神病医院治疗了4个月有余。

8年来,小敏不间断的治病,不间断的离家出走,厦门之行是她第12次不辞而别。

寻找女儿花销近10万

“她得这个病就是到处疯跑,这些年为了找她,光是路费和住宿等开销就花去近10万元。”刘三仁说着,从电视柜下面的抽屉里小心翼翼地取出一个包裹,包裹里放着厚厚一沓车票,呼和浩特至上海、呼和浩特至南京……38张车票仅是刘三仁近3年保留下的票根,背后透着一位母亲寻找女儿的艰辛和焦灼。

很多人都劝她:“闺女疯疯癫癫的,别找了,找回来也是累赘。”刘三仁不愿意放弃,自己身上掉下的肉,怎么能不管?从浙江、安徽、广东、福建,8年间,为了寻找女儿,刘三仁几乎走遍了这些省份的20多座城市,行程4.3万公里,相当于绕地球一圈。找寻女儿途中,刘三仁饿了就啃块面包或者吃一碗泡面,累了就在路边歇歇脚,找个便宜的招待所将就一宿。长期的奔波劳累加上风餐露宿,让这位原本就患有高血压、心脏病和糖尿病的老人身体更加虚弱。

“每次出门身上都揣着药,有好几次我都感觉自己要倒下了,是寻找女儿的信念一直支撑着我。”刘三仁说。

靠老伴工资维持生计

翻出女儿小时候的照片,刘三仁一边看一边悄悄地抹眼泪。她始终想不通,曾经乖巧懂事的女儿怎么就成了如今这般模样?“她每次离家出走就往南方跑,光是上海就去了8趟!”刘三仁目光呆滞地望着窗外的风景,陷入了回忆。

时间的指针回溯到2016年冬天,小敏再一次离家出走。一年的时间里,刘三仁南下广州、东莞、宁德、霞浦、蚌埠找寻了数月,没有女儿的任何消息。眼看到了2017年年底,刘三仁清楚地记得,那天是腊月二十八的中午,她一边准备年货,一边想着在外漂泊的女儿。这时,她突然接到了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周家渡派出所民警的电话:“你是小敏的妈妈吗?她是不是精神异常?糊涂一阵,清醒一阵,你们快来接她吧!”悲喜交加的刘三仁和丈夫再一次买了两张机票踏上寻女之路。通过当时民警提供的地址,他们找到了周家渡派出所。没想到扑了个空,女儿已经离开了。

上海这么大,该去哪里寻找女儿呢?刘三仁不愿意放弃,找了一家旅店住了下来,白天就拿着女儿的照片在大街上一个一个地询问路人,晚上就挨个旅店查询女儿的入住信息,但苦苦寻找多天没有结果。转眼到了2018年春节,身上带的两千元很快花得所剩无几,连回家的路费都没有了。一位好心的民警了解情况后,帮她联系了一个保姆的营生。刘三仁做了一个月保姆,挣了4000元,回家的路费这才有了着落。没有找到女儿,失望而归的刘三仁回到家后大病了一场。

事实上,小敏并非一直这样疯疯癫癫。2014年,经过长达数月的治疗和药物控制,小敏的思维和行为基本恢复了正常。那一年,有人说媒,小敏便在城关镇找了婆家。但这段婚姻因小敏再一次犯病而走向了崩溃的边缘。2016年秋天,其前夫把她送回娘家,并向法院起诉离婚。这场离婚官司打了两年之久,直到2019年3月20日,在当地法院调解下,双方才正式离婚。拿到法院判决书的第二天,小敏又走了。

“走得那天,她说要下楼去网吧上网,我就想着离婚了去上网散散心也好,没想到这一走再也没有回来。可是当时她身上根本没带钱,身份证还被我锁在抽屉里。”刘三仁懊恼地说,她找寻了一个多星期,跑遍了呼和浩特火车站、机场、汽车站,都没有得到女儿的任何信息。直到11月12日,来自厦门的庄警官给她打来电话,称在当地登记外来人口信息时发现了小敏。听到这个消息,刘三仁喜极而泣,高兴之余,却也开始犯愁,厦门距离呼和浩特近2400公里,怎么去接女儿回家?这些年为了找寻女儿、看病几乎把家底掏光了,11月初东挪西凑才刚刚补缴了儿子的助学贷款。

“我现在身体不好不能打工,家里就靠老伴每月1500元工资维持生计,真的是没有经济能力再去一趟厦门了。”刘三仁红着眼眶说。

小敏称无法和母亲沟通

几经周折,记者与远在厦门的小敏取得了联系,“我和我妈有代沟,无法沟通。再说家里一点温暖都没有,回去干嘛啊?”电话中,小敏并不认为自己有精神类疾病,称自己从不打人也不做伤害社会的事,根本不需要治疗。

聊得时间长了,小敏的思维逻辑显得有些混乱,她一会说,她存了80万元,要在厦门买房。一会又说让她妈妈借500元给她。她还表示自己之所以来厦门,是为了追求自己的爱情。“我和男朋友7年前就认识了,要不是那年被我妈强行送进了医院,我早就来找他了。”说着,小敏还向记者提供了其男友小许的电话。记者随后向小许求证,对方表示,他和小敏确实有过一段恋爱经历,但是仅维持了一个月就分手了。“她有点精神错乱,没有自我控制能力,经常离家出走,糊涂起来还常常报警。”

厦门市的庄警官告诉记者,在同安区进行外来人口登记的时候,他们发现住在辖区的小敏精神有些异常,经过沟通,她并不愿意回去,也不去救助站,且对方并没有肇事闯祸,警方也没办法强制遣返,最好的办法是由其直系亲属来厦门带她回家。(北方新报融媒体记者  张巧珍)

[责任编辑:张彬]

版权声明

一、凡注明来源为"正北方网"、"北方新报"、"内蒙古日报社"、"内蒙古日报社融媒体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内蒙古正北方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二、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正北方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三、转载声明:本网转载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请相关版权单位或个人持有效证明速与本网联系,以便发放稿费。

正北方网联系方式:电话:0471-6651113 | E-mail:northnews@126.com

今日内蒙古
365bet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