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會民生 > 正文

天驕花園案過去近一年 傷痛從未停止

緊鎖的鐵門 趙新宇攝影

“我母親每天埋怨自己沒有能力為死去的小女兒一家辯解,白天上了山也很少干活,就一個人坐在地頭上抹眼淚,眼睛都快哭瞎了?!?/p>

自2018年12月天驕花園案發生后,這已經是劉繼廣夫婦、肖占偉一家三口遇害的第362天。

362天里,傷痛從未停止,受害者家屬一直在負重前行。

2019年12月14日,是肖占偉夫婦的女兒丹丹的12歲生日。按照本地習俗,宴席應大辦。他們本應該請來親朋好友,湊上十幾桌,讓聚光燈照著他們一家三口,感受親友的祝福。

但恰恰相反,這一天,對于被害者親屬來說,卻愈發如昨日重現一般哀痛。

案件回顧

案發當日,天驕花園拉起警戒線 許戰國攝影

“我母親自從妹妹一家遇害至今,每天起早上山鋤地,在地里不吃不喝,一待就是一整天,直到天黑才敢回家,她很少與人溝通,怕人家說她閑話?!敝v話的是肖占偉的姐姐肖玉梅,她電話里的聲音幾近抽泣。

2018年12月17日發生的呼和浩特天驕花園案,是肖家人永生難以忘懷的痛。

2018年12月16日,李鵬飛在殺害其水廠合伙人劉繼廣夫婦后藏匿于某洗浴中心,17日清晨,李鵬飛又前往玉泉區天驕花園小區,于電梯內殺害了年僅31歲的肖占偉和其正欲上學去的女兒丹丹,后又闖入肖占偉家中,連捅熟睡中肖占偉的丈夫潘高圖數刀致其死亡,并于當日15時許被警方抓獲。

經呼和浩特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以李鵬飛犯故意殺人罪、搶劫罪、盜竊罪,對其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宣判后,李鵬飛當庭表示不上訴。

一夜白頭

案發后,肖占偉的父親來到呼市,當得知實情后當場就送醫搶救了。

而母親,則在一夜之間白了頭發。

此后,傷痛和自責一直伴隨著肖家人。

肖占偉出生在赤峰市敖漢旗四家子鎮南大城村,她是家中年紀最小的妹妹,上面有大哥和大姐肖玉梅,全家都寵著肖占偉。

“我們從小就慣著占偉,我現在很后悔曾經跟大哥支持占偉他們入股水廠生意,如果那時候沒給她拿錢,她這生意也做不起來,也就不至于有今天?!毙び衩肺讼卤亲诱f。

兇殺案被報道以后,消息傳得很快,肖占偉的老家,十里八村的人幾乎沒有不知道的。

知道的人多了,閑話也便多了,不大的村子里面傳起了“女兒女婿欠錢被殺罪有應得”的聲音。

在此之后,肖玉梅說,她的母親承受著白發人送黑發人的痛苦,且再未在村里挺直過腰桿。

肖占偉的父母親大半輩子都居住在赤峰農村,是地地道道的農民。

肖玉梅跟大哥曾向母親隱瞞了妹妹一家被殘忍殺害的真相,告訴母親妹妹是出車禍死亡的。

但事實沒能隱瞞多久,“天驕花園兇殺案”的新聞報道鋪天蓋地般襲來。

大年三十,母親一早出門貼春聯,鄰人們興許是出于關心,便與母親聊起了肖占偉一家遇害的種種細節,原以為小女兒一家是遭遇了車禍的母親一時間目瞪口呆,當即便昏死過去,送醫急救。

母親是識字的,自此,她開始日復一日地翻看小女兒一家遇害的每一篇新聞報道,報道下方某些偏激的留言評論令母親的精神受到了重創。

“她篤定我妹妹不欠別人錢,我母親每天埋怨自己沒有能力為死去的小女兒一家辯解,白天上了山也很少干活,就一個人坐在地頭上抹眼淚,眼睛都快哭瞎了。每天沉默寡言,避著旁人走,生怕遇上人讓人家戳脊梁骨?!毙び衩氛f。

團圓不再

原本那個春節是肖家人相約團圓的日子。

那是肖占偉遠嫁呼和浩特,沒能回家探望父母親的第三個年頭。

“出事之后,我母親時常怪怨自己讓女兒嫁得那么遠?!?/p>

肖占偉跟丈夫潘高圖是工作期間自由戀愛,肖占偉在呼和浩特讀完大專之后,就在本地找了份工作,與同事潘高圖相戀一年便打算結婚。起初,肖家父母并不同意這門親事,認為距家太遠,但拗不過寵著的小女兒,也就默許了。

婚后肖占偉一家生活幸福。

男方潘高圖的父母同是呼市土默特白廟子鎮潘莊村的樸實莊戶人,潘高圖在家中排行老二,他還有一個姐姐和一個弟弟,這些年來,潘家全家上下都指望著潘高圖這個“頂梁柱”。

他這一走,潘家的天,塌了。

潘父常年患有哮喘,近些年又添上了肺氣腫的毛病。

潘母也患有心臟病,潘家二老在潘高圖一家遇害之后,日子更是難以為繼,二老終日以淚洗面,看到種種有關兒子一家欠錢、侵吞水廠收益的傳言,他們心上猶如壓了塊重石,但無處發聲,為兒子一家證明清白。

永久遺憾

“……三方屬于合作關系,都是投資者,合作期間,投資的錢都已經賺回去了,最后因租用廠房收回,三方協商散伙,散伙以后李鵬飛還經常到我妹夫家里吃飯喝酒,根本沒有一點殺人的動機……”

這是肖玉梅代筆肖、潘兩家人向內蒙古晨報提交的一封書信中的片段。

“……就是因為妹妹一家三口回來過年,父母買了一頭豬,豬肉都留著沒吃,妹妹和孩子愛吃豬血腸,母親把豬血凍了起來,腸放了起來,都留著沒有灌,等著大年回來灌了一起吃,就差一個多月就過年了,永遠回不來了,這成了母親永久的遺憾……”

由于遭受接連刺激,現如今,幾位老人的精神狀況也不是很好。

肖玉梅的母親常瘋瘋癲癲地將家中肖占偉曾經愛吃的食物保存起來,說要給小女兒留著等她過年回來吃,肖玉梅提醒母親,妹妹已然過世,可母親仍倔強地要留給小女兒。

潘高圖的父母也不許人去潘高圖一家曾經居住的天驕花園的家中去收拾遺物,因為他們堅信,兒子一家還會回來居住。

2019年12月14日是肖家遇害的小外孫女丹丹的12歲生日,這個生日,肖家人原本打算舉家前往呼和浩特,為小丹丹熱熱鬧鬧的慶個生,但孩子的生命永遠停留在了11歲那年冬天的一個清晨。

據肖玉梅說,她的家鄉有個風俗,死去的孩子直到12歲才算成人,才能下葬,所以在12月14日這一天,他們一家要帶著丹丹的骨灰,將小丹丹的骨灰撒進大海中去,為孩子洗刷掉這一身的苦難,來世再做個快樂幸福的天使。

寫給兇手

同是受害者方的劉繼廣、張素梅家屬則給兇手李鵬飛寫了一封長信。

“……自從父母出事以來我一直休息不好。醒來的那一刻,我媽慘死的樣子又在我眼前浮現……”

這封信由劉家的小兒子劉飛執筆,劉飛今年39歲,履歷優秀。

他們一家本該有享天倫的那一天。

回顧劉飛的求學之路,本科就讀于內蒙古大學生物系,后考入北師大讀研,又在北京某高校讀了博士,至今已駐扎美國10多年,在科研所工作,家庭美滿,有一個可愛的小女兒。

劉飛的哥哥劉鵬常年居住北京,從事廣告設計工作,比起弟弟,他與父母相見的機會更多一些。

2018年10月,是劉鵬最后一次與父母見面,劉鵬說,那時的他看著年邁的父母,滿腹酸楚。他想起網上的一個說法,當父母老去,忙碌的子女能真正與父母相處的日子,也不過二三百天了,他原本暗下決心,今后更要多抽些時間回家探望,卻不曾想這一別竟已是永別。

劉鵬說,他原以為自己和弟弟都已成家立業,父母收入穩定,劉家未來的日子只剩一帆風順。

如今的他跟弟弟最感內疚的事,就是沒讓父母一直在美國休養。

難忘悲劇

在聊起父母的時候,劉鵬曾雙眼噙滿淚水。

他整夜整夜睡不著,他會回憶父母生前的種種。

他會后悔自己沒能多陪陪父母。這一切,將成為他一生的痛。

回想起父母遇害那日,劉鵬說,12月16日,沒有人知道父母親已慘遭不測。12月17日那天中午,在天津出差的劉鵬接到了一個奇怪的電話,電話里的人急迫地詢問他是否知道父母在哪兒,說劉鵬的父母有危險,情況緊急,可當時的劉鵬認為父母平日里為人善良,從未與任何人結仇,所以他想這一定是騙子或是黑社會的詐騙電話,就沒多理會,但電話不停地打過來,他才開始認識到情況的嚴重性。

下午一點,劉鵬聯系到了人在呼市的五叔,由于劉鵬的大舅與劉鵬父母居住的地方較近,五叔便派大舅去劉繼廣家里查看,而后,大舅就通知劉鵬、劉飛盡快回家,起先大舅并沒告訴他們兄弟二人發生了何事,只讓他們馬上回來。

劉鵬說,李鵬飛在呼市金川的舊水廠中殺害了父親之后,就拿著鑰匙去殺母親。

但起先李鵬飛并沒有一下子找到劉繼廣的家,因為他雖記得劉繼廣住在哪棟樓,但具體是哪一戶他并不清楚,所以李鵬飛拿著鑰匙在整棟樓中一家家的試,約三四個小時,他才終于打開了劉繼廣的家門,將母親張素梅殘忍殺害。

眼看此事已過去近一年,但劉鵬仍睡不好覺,整夜整夜的失眠,一閉上眼,父母親曾經慈愛的樣子,死前痛苦的樣子就一遍遍在他眼前重現。

昔日劉家父母

2019年4月,劉鵬向呼和浩特市新城區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要求被告李鵬飛賠償劉繼廣夫婦的喪葬費,并返還從被害人張素梅(劉鵬母親)處轉走的現金財物,本訴訟于9月29日作出判決。

判決書表示: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二條、第十八條的規定,判決如下:一、被告李鵬飛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賠償原告雙梅花、劉鵬、劉飛人民幣67692元……

“總算又了結一件事,我拿到了名義上的‘賠償金’”。拿到判決書的當天,劉鵬長舒了一口氣。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劉鵬的母親曾是村里的教師,父親還在村里做過書記,他們二人給身邊親友的印象都是正直且慷慨的。

劉繼廣開小賣鋪那些年,常邀請村里的人到家中吃飯,劉鵬想不通,任勞任怨了一輩子的父母,從不取一分不義之財的父母,怎會落得如此下場?

劉鵬說,父親從小教導他們兄弟二人,做人要有底線,不違法不犯罪,憑一雙手吃飯,人不會餓死。

劉鵬說,父母遇害后,自家的水廠還留存著許多客戶,現在水廠生意都由他來打理,不為盈利,只為表達對父母的思念和對他們畢生事業的一個傳承。

受害者家屬呼吁

直至現在,劉鵬還在逐漸整理父母生前的賬目,需要還的債他都在積極地去還,每次回到呼市,劉鵬還會住在父母生前的房子里,父母生前的擺件全都原模原樣放在家中絲毫未動。前些日子,他將父母的衣物拿回了父母下葬的烏蘭察布市商都縣,他說父母走得太匆忙,都沒能穿上件好衣服。

原本當時想將父母的骨灰存放在呼市,因為母親喜歡大城市,但又擔心日子久了無人照看,就選擇安葬在劉鵬、劉飛出生的地方,那里安靜,無人叨擾。

肖占偉的姐姐肖玉梅在信的結尾寫了一段話,這段話同樣也表達了劉鵬、劉飛的心聲。

肖玉梅說:“我們呼吁更多的人遇事理智些,你的沖動不只是害了自己,同時害了很多個家庭。每一個家庭背后都有父母,有兄弟姐妹,沖動是魔鬼啊!人世間沒有后悔藥可以重新來過,也沒有解決不了的恩怨,死不是唯一的解決途徑,沖動的時候想想身邊的親人,想一想自己的明天吧!”(首席記者 趙新宇 實習記者 蘇暢)

[責任編輯:張彬]

版權聲明

一、凡注明來源為"正北方網"、"北方新報"、"內蒙古日報社"、"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原創"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否則以侵權論,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二、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正北方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三、轉載聲明: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系,以便發放稿費。

正北方網聯系方式:電話:0471-6651113 | E-mail:northnews@126.com

今日內蒙古
365bet体育